搜索
广州流金岁月钟表维修 13925124671

用心制表背后的故事(2017~2018)

  [复制链接]
316849

   发表于 2019-1-3 12:4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用心做表背后的故事
众所周知,钟表的精密加工属于工业范畴,然而,当钟表融入奢侈品或艺术范畴,方方面面的细节都必须得考虑进去,作为一名钟表师,完全结合现代精密数控设备去设计制作一款精致的腕表自然是十分的难得,首先是基础机芯的设计,我必须考虑的是板路的与众不同,但又不能违背机械与美学的冲突,我参考了历史以来的众多怀表及手表的板路,虽然说有些大牌和怀表的板路非常优秀了,但我依然坚守职业的道德,可以借鉴但绝不抄袭和雷同,哪怕有些似曾相识也不行,我认为机芯直径不得小于30mm,30mm手动经典机芯其实并太不多,欧米加30T同样是30mm直径,但感觉没有浪琴30L的套筒来得有味道,于是我参考了较薄的浪琴30L小三针机芯,当然,如果有用户喜欢大直径机芯,我会参考6497,若喜欢偏小的,也可以参考7001,总之在制表界,参考甚至直接改直接用都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前提是,我们要用心制作,用心完善,接着有了第一版,第二版,第三版,从草图的绘制到所有数据的形成,最终敲定了一个全新的板路,整体有些德味,但细腻的一些裸露又有瑞士的精致,配合两种钢轮纹饰可产生不同的视觉效果,机芯夹板釆用德国银,忙碌了一年多,期间多次去德国瑞士与同行设计师探讨交流,必须以扎实用心的态度去面对,之后才会在这款优质的小三针基础上搭载复杂的功能,这款机芯除了宝石和发条是外购,其余所有零件均为自行加工制作……当然我也得到了公司的设备支持,以高科技设备保障基本走时精度之后,我该做点什么了?这是一个值得深入的话题,毕竟我不是想生产工业计时器,也不是一次性产品,我需要以优质而耐看的作品呈现于世,所以,人工的打磨调校成了这款小三针的灵魂,我接触过众多世界顶级表,对顶级打磨的效果深有感触,立志要做到极致,不辜负这个有生命的机械,说起容易做着难,十月怀胎虽然难,但呱呱坠地的孩子不进行培养优教又怎么会成才呢,于是从最细微的地方开始,我都考虑到了,哪怕是看不到的一面,依然严谨而精细,关于打磨调校的细节我以前也写过多篇文章,这里暂不一一讲述了,除了这些,外观的设计也是颇费心思,我设计了这款分离式表耳的外壳结构,诣在让侧耳的一个小细节得到完美的打磨呈现,细节立体感均不可失,该壳为专利设计,制作难度非常大,必须拥有全世界最精密的瑞士线切割系统,才可做出这样的表壳,表盘用的银胎烧青字,古老的烧青字盘是顶级表的专属,而现代烧青字盘的表盘几乎没有了,要做出这个也是非常困难的,瑞士给PP专做珐琅盘的厂家告诉我们,优质的珐琅盘的报废率为百分之七十,开始我心存疑惑,直到主管人员端出一盘报废的珐琅表面我看才相信,天呀,这堆竟是PP的瓷面盘,然而都是废掉的,而烧青字的报废率依然达百分之五十,废掉的也不少 ……再说这个动态蜻蜓水法腕表的制作,微缩水法本身就是将庞大的钟上的装置重现于腕表,水柱晶莹剔透,运行精密度要求非常高,齿啮合和空间间隙控制十分严格,仅仅是安装就让人抓狂,微型机械动偶的制作一向比较考究,要搭载30mm直径的手表机芯里也是难于上青天,于是我首先考虑的是要把机械微型化,这又是一个挑战,要想实现这一极致的精巧结构将会面临怎样的困难呢?首先是微型调速器的问题,这个调速器是目前最小的手表调速器装置了,除了擒纵系,它相当于一块表的零部件了,内含9钻,其中仅单向棘轮(直经1.68mm,厚0.4mm)就包含8个微小零件组成,而传递这个动能到活动蜻蜓的长轴可以说几乎贯穿了整个表径,这根直径0.58mm,长18.22mm的长轴在制作精度上本身就是一项挑战,长轴中间有微型轴瓦的固定,可见对运行稳定性要求就极端严格,……五年前我已着手制作微型动态机械昆虫,而当时的做法有诸多不成熟的一面,当时的小蜻蜓只是象征性地通过打簧机构的凸轮传递了左右摆动的一个小动作,翅膀没有摆动不能不说这不是一个遗憾,而去年我的小蝴蝶就作出了掏空身子,里边安装微型齿轮及活动顶勾杠杆等组件来实现翅膀的振动,虽然实现了翅膀的扇动,然而,在我看来,它还不够精巧,在我眼里,它的身材仍然不够纤细,略显雍肿,而眼下这只小蜻蜓的零件机构大部份尺寸都是0.1mm、0.12mm、0.2mm、0.3mm之间徘徊,它的身子仅仅只有一只女式表的面脚一样大小,即直径1.22mm,长度3mm,翅膀厚度更是薄到0.02mm,其中的轴及孔还有螺丝均为0.1mm,最小齿轮直径为0.3mm,最大一枚齿轮直径为0.45mm,连接翅膀的活动杠杆臂凹槽及蜻蜓尾凹槽也是0.1mm的,翅臂细簧是0.03mm整体钢片切成,细处仅头发丝的一半,尽管这些零件极其的细小,但在制作后我仍给这些零件倒角及镜面打磨,使它运行更加流畅和美观耐看,蜻蜓躯壳和尾巴均为K金材质,细细算下来这只微型活动机械蜻蜓一共由21个零件组成,在制作这些极端细微的零件时需要极其小心,稍不留神,一个尘埃般的零件便丢失了,起初丢失了还费尽心机想去找回,后来直接不用找了,只要零件不在视线范围内,即宣告重做……安装调整更是无比痛苦的差事,眼睛完全受不了长时间高度集中,心情稍有波动,这活必须立即停止下来,随着时间的推进,终于,这个微型机械单体总算做好了,它是通过外长杆齿轴来传动的,它称得上是世界上最小的单个体活动机械昆虫……
装在手表上要让漂亮的机械小蜻蜓煽动翅膀谈何容易,启动部份也是煞费心思,原设计为推杆引擎,类似于三问,但考虑到在盘面上与扇形轮连接的杠杆会露出来一段,会破坏整体美感,于是我决定将引擎改为隐藏在下方,并转换为按压,这一方案首先在我实验论证的可行性上进行了改良,它的关键点在于必须在基础机芯基板上铣出相应行程的凹槽,然后主轴通过精密的导管轴瓦连接至组件上方的扇形轮,要求极其严谨苛刻,特别是对扇形轮平行运行时与调速器的单向棘轮的间隙需要严格的一致,这无论关系于精加工和材料都是一种考验……从2017年7月到2018年12月,图纸画了一大叠,数据不断地修正,零件一个一个地制作,终于完成了这款独特结构的水法动偶机械腕表,表海无涯,当有艺术的元素渗透到钟表里,钟表的步伐将永无止境,也感谢各界的支持,让我感觉到越来越好的制表氛围,之后,我想把自鸣机构和陀飞轮融入进去,这真的需要时间,钟表之路前人已走过数百年,我们其实并未发明创造什么,只是再现精彩,浓缩精彩而已……2019年1月2日于重庆
124107ai883fjag3wrrzru.jpg

评分

参与人